村里来了知青工作队
[2015-1-10 10:43:30]
浏览次数:[1750]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村里来了知青工作队

 

作者  付学华  济宁市政协

 

    我的老家在滕州市西岗镇傅楼村。记得那是1976年的春天,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村里来了几个年轻人,有男有女,长的都细皮嫩肉的,男的都很帅气,女的都很漂亮,一看就是有文化的城里人。因为我上初中要住校,一周回一次家,再加年龄比较小,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打听我哥告诉我说这是从济宁来的知识青年,下乡到前寨大队,到咱们大队是作为公社派来的工作队,来督促咱们做好各项农业生产的。

    那个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农村是集体经济,地是集体种、集体收,收后再根据挣工分和各家人口等情况进行分配,每天出工都是由生产小队的队长给每个人派活。

    当时各级机构的名称也具有浓厚的“文革”色彩,县以上的行政机构不叫政府,叫革命委员会,乡镇叫公社、村叫生产大队、生产大队下面叫生产小队。

    工作队成员被分配到各个生产小队,来我们小队的是个女知青,她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因为当时是集体化劳作,种植什么、收成好坏与个人无关,这必然就会产生懈怠思想、懒惰情绪,出工不出力在当时的农村司空见惯,老百姓称之为“磨洋工”。西岗公社工作队就是来督促搞好春耕生产的。一方面是督促生产大队、生产小队干部带头,一方面是督促社员(当时管农民叫社员)出工。我星期一到星期六的上午要住校,每个星期六的下午回家,星期天都要参加生产队的农活挣工分,星期天下午的后半晌就要返校。

    记得那是一次出工栽种地瓜,是个星期天。栽地瓜在农村也算是比较轻的农活了,妇女、孩子都可以干。那天风和日丽,春日的阳光暖融融的,田里麦苗油光水绿,荠菜花、喇叭花星星点点开在田头陇上,美妙的春日田园景致使干活的人们心情怡然。

    栽种地瓜分刨坑、挑水、埋栽等几道工序。别看这个城市来的女知青没种过地、没干过农活,甚至有些农作物也不认得,但是她在如何栽好地瓜、保证成活率上还真有一套,说的头头是道的,就连我们生产小队种地的行家、年长的农民也很佩服。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让我们在培土掩埋地瓜秧苗的时候,秧苗在地上与地下的部分要适当,地上太多容易死、地下太多也不利于生长;秧苗坑的水要足;培土要培严实些,以保护秧苗跟部的水分不蒸发。要求还很严,谁做不好她就让谁返工。果不其然,被她督促指导栽培的地块,地瓜秧苗生长的又齐又旺,秧苗的成活率很高,几乎没有死的,大大好于其他地块。

    还有就是施化肥,特别是施那个像雪一样的碳酸氢铵,原来我们那里的农民都是撒在地面上,再浇水就完事了。这个女知青告诉我们说这样太不科学了,化肥直接撒在地上,肥效利用率很低。她教给我们先在田里划一道浅浅土沟,在把肥料均匀洒在土里,然后用土掩埋一下,效果会好的多,不仅肥料利用率提高了,而且肥效也会大大延长,结果确实如此。

    后来我们生产队里人们都很佩服这个从城市里来的女知识青年。据说她下乡前后为了能了解农业生产方面的知识,自己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自学了很多关于农业生产、农作物种植等方面的知识。有人就羡慕说她有文化有学问,知道的多。慢慢的不管是生产队里还是社员个人有什么不懂、不明白的事都找这个女知识青年讨教。

    当时我还是一个在校中学生,又是处在文革后期那样一个特定的年代,对学习知识并没有什么理性认识。我是从社员们对这个知识青年的另眼相看中认识到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青年是多么光荣,拥有了知识文化不仅受到人们的尊重,而且还能指导生产。我也从此更加努力的学习,更加珍惜学习机会。在别人不学的时候我学,在人们不重视学文化课、数理化的时候我学,不仅白天学,晚上没有电灯,就点着煤油灯学。

    功夫没有白费,我也因此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招生中有幸被录取,这与那位到我们生产队的工作队员对我的启发、对我的影响有很大关系。许多人也许一生没有机缘遇见大师指点迷津,但在人生特别重要的关口,往往一个不经意的事件会让你改变人生走向,受益一生。那位我不知道姓名、以后再没见到、也没听说后来去了那里的知青,谢谢你对我的人生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