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狂潮》第三十九集
[2014-10-1 16:47:35]
浏览次数:[1830]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瀚海狂潮》第三十九集

 作者 付士珍


621  狂奔的马车上。

牟阳紧勒着马缰绳,拼命地吆喝着:“吁!吁!……”然而,失控的马车速度非但未减,反而越跑越快……

情急中,牟阳用双手拼命地扳住了车闸……“啪!”地一声,刹车绳断了!……失控的马车朝着广场上的人群冲去……

一场车祸即将发生……只见牟阳从车厢里站起身,纵身扑向了车前面的辕马,他用双手死死地抓住了缰绳,拼尽全力将马头勒得反转了过来……

牟阳被甩下车去,整个身体坠落在川马和辕马的空当之中,纷乱的马蹄无情地踏在了他的身上……

被制服的辕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622  连部里。

桌上的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罗文拿起电话:“喂?……什么?牟阳他住院了?怎么回事?……噢,我马上就过去。”说完,他扣上电话,抓起床上的棉衣正要出门,姚兰猛地推开门走了进来:“指导员,王艳她肚子疼得很厉害,需要马上送卫生队。”

罗文:“哎呀,简直乱套了,你赶快去找贵子,套辆小马车送她去卫生队,牟阳的马车惊了,他伤的很厉害,我必须马上赶到师部医院去,你这边有什么情况往师部医院里给我打电话。”说着,披上棉衣急匆匆地朝门外走去……

623 格尔木。师部医院急救室里。

罗文和孙正军他们站在床前望着奄奄一息的牟阳。

“……牟哥,牟哥,我是豆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豆豆流着泪水轻声地呼唤着他。

牟阳缓缓地睁开眼睛,以含混的目光望着站在床前的豆豆微弱地说:“好兄弟,你,你来了。”

豆豆擦着泪水:“牟哥,你看指导员、肖哥和正军哥他们都看你来了。”

牟阳:“指、指导员,我、我不行了,王、王艳她……”

罗文:“王艳她马上就要生了,姚兰他们已经送她到卫生队去了,你就放心吧……”

正说着,一护士推开门走进来:“哪位是罗指导员?”

罗文:“我就是。”

护士:“办公室里有你的电话。”

罗文随护士朝门外走去。

孙正军:“牟哥,王艳和王明怀的事已经搞清楚了,那个孩子就是你们的,和王明怀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你不要再为这件事去责怪她了。”

牟阳的眼里溢出了泪水,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突然,他又睁大了眼睛,用手指着门外:“正军,快,快去车站,张,张少飞他们……”话未说完,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624  护士值班室里。

罗文正在接电话:“……什么?你说什么?王艳她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姚兰的声音:“孩子保住了,王艳因为大出血,她死了……”

罗文一下怔住了……

625 车站站台上。

姜部长和刘总指挥在向张少飞几个人做着工作。

姜部长:“……你们听我说,刚才,领导已经说了,等通车典礼结束以后,马上和你们的代表见面……”

张少飞:“姜部长,你回去告诉省里的领导,要谈咱们现在就谈,干吗还要等通车典礼结束以后呢?”

姜部长:“通车典礼是国家的一件大事,请你们要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你们的问题也不可能就在这个时候解决吧?请你们赶快把你们的人撤出去,不要影响通车典礼的正常进行……”

张少飞:“不行,省里的领导必须现在就过来,当着我们大家的面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刘总指挥:“你们这样做太过分了!现在我正式以通车典礼指挥部的名义通知你们,限你们在十分钟之内撤离现场,否则,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

张少飞朝着路轨上人们喊了起来:“战友们听到了吧,这位总指挥说限我们十分钟之内离开这儿,否则就要对咱们采取行动,你们说怎么办?”

“不答复我们的条件,我们坚决不离开这儿!”下面的人群里有人应和着他高声喊道。

张少飞:“总指挥,你听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大家的呼声,今天我也代表农建师万名山东知……”

“张少飞!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我们山东知青?”就在这时,叶凡和孙正军带着肖杨、周亮和豆豆十几个人突然出现在站台上。

张少飞一愣:“叶凡?你,你怎么?……”

叶凡:“张少飞!你只不过是我们山东知青的败类!你不要在这儿给我们山东知青脸上抹黑了!”说着一行人来到了机车头跟前,“战友们!军垦战士们!我叫叶凡,是咱们农建十二师一团五连的战士,今天,格尔木铁路通车,这不仅是国家的一件大事,同时也是咱们格尔木地区全体人民的一件大喜事,战友们,在这八百里瀚海的荒原上,能听到火车汽笛的鸣叫声,这是咱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咱们最敬爱的周总理他们终生的夙愿啊!而作为咱们这些军垦战士从山东来到这儿的那一天起,不也是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吗?战友们,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心愿将要实现的今天,咱们却为了个人的利益而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来妨碍国家铁路的正常通车,同志们,咱们这样做对得起毛主席他老人家吗?咱们对得起咱们的山东父老寄予咱们的厚望吗?!”

张少飞冲了过来:“战友们别听他在这儿一派胡言,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反对毛主席的……”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鸣着警笛从站台另一端开过来。赵大队和邢丽带着四五个警察从车上走下来,疾步朝着张少飞和叶凡这边走过来。

张少飞眼睛一亮,情绪顿时振奋起来,他即刻振臂高呼:“打倒现行反革命!”

赵大队厉声地:“张少飞!你被逮捕了!”说着将逮捕证出示在他面前。

张少飞顿时被吓傻了:“你,你们凭什么抓我?”

赵大队:“凭什么?你制造伪证,诬陷他人,你暗中投毒害死了宏亚丽,你包庇窝藏犯罪分子谢兵,这些就足够了!”

一副铮亮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躲在一边的郭辉见势不妙,转身正要离开,被邢丽叫住了:“站住!还有你郭辉!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郭辉:“我们知青要求返城,难道这也犯法吗?”

赵大队:“知青要求返城没有错,而你包庇、放纵犯罪分子王明怀畏罪潜逃,你指使他人燃放鞭炮造成惊车,致死人命,这不是犯法又是什么?!把他带走!”

随着他的话音,张少飞和郭辉当即被几位武警押上了警车……

路轨上的人群顿时骚动起来……

叶凡高声喊道:“战友们,听我说,关于调回山东是事, 请相信上级领导,问题会得到妥善解决的,战友们,通车典礼的时间就要到了,请大家自觉维持好秩序观看通车典礼。”

肖杨和豆豆几个人当即打出“热烈庆祝格尔木铁路通车”的横幅,向战友们高声喊道:“战友们,咱们军垦战士的腰鼓队开过来啦!”

话音未落,在一队身着各民族服装,手中挥舞着花束的观礼代表的引领下,由六十名军垦战士组成的腰鼓队,在一片鼓乐声中,从候车大厅里走向站台,列队迎接省内外的各级领导步入会场……

车站钟楼上的钟声响起来了,豆豆和战士们随着响起的钟声齐声呼喊着:“一!二!三!……十!”

在人们的一片欢呼声中,省委秘书长站在主席台上激昂地向大家宣布道:“格尔木至西宁铁路通车剪彩仪式现在开始!”

站台上顿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就在省领导剪断了横在机车头前面的那条彩绸的同时,伴着惊天动地的锣鼓声,火车鸣响了那震撼人心的汽笛声,“呜——”

列车启动了,它满载着人们的欢声笑语,满载着高原儿女的激情踏上了这八百里瀚海的征途……

626  团卫生队门前。

姚兰随曹顺和豆豆从大门里走出来:“……曹顺,这事你觉得丹妮能同意吗?”

曹顺:“这个想法是她提出来的,她怎么会不同意呢?你回吧,那边的事忙完了,我就过来接你们……”

627  联委会门前。

在曹顺和豆豆路过联委会门前时,正巧遇到从门里走出来的冯一谋。

曹顺:“哟呵,冯科长,都到了什么年月了,你还赖在这间办公室里不走啊?”

冯一谋:“曹顺,这话你说到哪里去了,到我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的,不到我该走的时候,哎?曹顺,听说你快要结婚了。”

“哟,冯科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关心着我曹顺啊?”

“哎,咱们毕竟是老交情了么,别忘了,到时候请我喝喜酒。”

“喜酒是要喝的,不过很可惜,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豆豆赶紧拉了他一把:“曹顺,你在这儿瞎说些什么?”说着拉着曹顺走了。

冯一谋站在门前怔立片刻,随转身走进办公室,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刑警队高队长的电话:“喂?高队长,我是老冯啊……”

话刚说到这儿,电话里传来高队长的怒斥声:“姓冯的!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都是你干的好事,害得我停职检查了!”说完,未等冯一谋回话,对方“啪!”地一声扣上了电话。

冯一谋顿时瘫软在了椅子上……

628  连队里。

一辆吉普车驶入院子,停在了连部门前。车上走下来闫政委和王参谋长。

罗文、叶凡和肖杨从屋里迎出来:“闫政委,你回来了?”

闫政委:“罗文,这回不光我回来了,我还给你们带来了两位贵客。”

“贵客?谁呀?”

“是我,娄如松。”说着娄如松夫妇从车上走下来。

罗文惊喜地迎上去,双手拉着老娄的手:“哎呀,娄组长,我的老领导,真没想到你会到我们这儿来。”

娄如松:“罗指导员,你可别忘了,咱们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这儿有我那么多的好战友,好兄弟,我能不来么?噢,叶凡,你受苦了。”

闫政委:“受点磨难好啊,锤炼一下一个人的意志,这是件好事么。”

叶凡:“老娄哥,嫂子,我听正军说,对我的事你们可没少……”

娄如松:“哎,说这些干吗?有月华和你嫂子在我跟前,这事我敢怠慢么,哎?月华呢?她干吗去了?”

罗文:“月华在徐团长那儿,刚才已经来电话了,她和正军他们马上就到。”

叶凡:“闫政委,生态园的事省里批了吗?”

闫政委:“不光批了,大牌子都给你们扛回来了,在后面的卡车上呢,待会儿,你们派人一定要把挂在你们这儿最醒目的地方。”

肖杨:“噢,这事就交给我吧,指导员,你们到屋里去坐吧。”

罗文拉着老娄的手:“你看我,看到你们我光顾了高兴了,快快快,屋里坐,屋里坐。”

娄如松:“哎?叶凡,豆豆和曹顺他们干吗呢?”

叶凡:“他们两个这个时候正忙着呢……”

629  团部。联委会门前。 

一辆警车鸣叫着开到门前停了下来,车上走下来赵大队和两位刑警。一刑警上前敲了敲房门,屋里没有动静。

赵大队猛地推开了房门,屋里的情景顿时让三个人怔住了……

冯一谋仰着头坐在椅子上,他嘴角流着白沫,两眼瞪视着天花板,他已经死了。

630“ 噼里啪啦!……”

礼堂门前的院子里响起了震天的锣鼓声和鞭炮声。

礼堂的北面墙上挂着天蓝色的幕布,上面并排挂着两个偌大的“囍”字。幕布前面铺着红色桌布的条桌两端,摆放着一对用红柳和鲜花编制的圆形花篮,中间摆着几盘香烟和糖果,前台两侧分别设有贵宾席和乐队。

丁力顶着一个刮得铮亮的脑壳,身披着“司仪”斜挎带和付国强从大门外走进来,他们穿过人群,走向前台。

有人喊道:“丁力!你别搞错了,今天是你结婚还是别人结婚?”

丁力:“别管是谁结婚,今天咱们是同喜么,喂喂喂,大家听好了,有钱的帮钱场,没钱的帮人场,请大家都往前凑一凑啊,现在时辰已到!我宣布,蓝豆豆和曹顺——儿的结婚典礼现在开始!——奏乐!”

随着他的喊叫声,《金蛇狂舞》乐曲骤然而起……

丁力高声喊道:“让我们以最热烈地掌声欢迎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证婚人马嫂和咱们最敬爱的“老泰山大人”——桑巴大叔入席——”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闫政委、王参谋长、娄如松夫妇、徐团长、桑巴大叔和阿旺在罗文的陪同下,从大门里走进来,坐在了贵宾席上。

罗文:“战友们,军垦战士们,今天在蓝豆豆和曹顺儿这两位同志在青海高原扎根、开花结果的大喜日子里,首先让我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向上级申报的生态园报告,省里已经正式批准啦!”

在一片欢呼声中,叶凡和肖杨抬着一块“阿尔顿曲克草原生态园保护区”的红色匾牌走上台来。

罗文:“下面请咱们的老领导、老战友娄如松同志讲话!”

娄如松:“同志们,今天我在这里首先要告诉你们一件大家非常关心的事,那就是对于你们提出的返城要求,省委省政府经请示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决定同山东省进行协商具体安置事宜,请大家放心,问题很快就会得到妥善解决的。”

掌声。

娄如松:“同志们,作为你们的老战友,我还要给大家说一句知心话,那就是你们这些人不管是返城二次创业也好,分配去向别的单位也好,留在这里继续建功立业也好,请你们永远记住,好儿女志在四方!这些年,你们以青春作代价,为这片土地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青海省的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热烈地掌声。

丁力:“现在,请新郎新娘入场——”

喊声过后,当两对新人双双从大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场上场下的人们都愣住了……

乐曲声也随着戛然而止。

走在前面的豆豆一手挽着腹部高高隆起的肖肖的胳膊,一手向全场的人们挥着手:“各位领导和战友兄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谢谢啦!”

随后走进来的是曹顺和丹妮,在他们身后紧跟着两位特殊的小客人——“虎子”和那一只欢蹦乱跳的“小羚羊”。

曹顺用手指着丹妮怀中抱着的一个婴儿:“战友们!给大家通报一声,这是我的儿子叫曹小阳,曹顺的曹,牟阳的阳!”

全场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地掌声和喊叫声:“恭喜恭喜!豆豆和曹顺要当爹啦!……”

丁力急忙喊起来:“奏乐!奏乐!……”

631  马棚里。同时。

此刻,杨梆子和背着婴儿的代香兰正在马棚里正为牲口准备草料。

白志国从后门里悄悄地溜进来。

“哎?志国,这些天你到哪儿去了?”

“我到二团我表哥那儿去了,梆子哥,我想从你这儿借点钱用。”

“借钱干吗?”

“我想回趟家。”

“噢,你想拔腿走人?志国,你没想一想,这些年,你跟着冯一谋和张少飞干了那么多坏事,公安局的能放过你吗?”

“那我怎么办?”

“怎么办?去投案自首,把你的问题说清楚,这才是出路。”

“我要是坦白了,他们能放过我吗?”

“那要看你认罪的态度了,走,你一个人不敢去,我陪你去……”

632  礼堂里婚礼仍在进行。

丁力:“……下面由新郎新娘喝“爱心酒”。”

付国强用盘子端着四杯酒从台侧走过来。

对于本身就比肖肖矮半头的豆豆来说,再加上肖肖那高高隆起的腹部作障碍,要想完成这个节目,对于豆豆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在他不知所措时,有人悄悄地从他背后续 过来一个小板凳,让他踩在了上面,这才解决了他的难题。

曹顺灵机一动,他转身绕到了丹妮的背后,伸手从盘中端起了两个杯酒……

丁力打了他的手一下:“规矩点,交心酒必须是由夫妻二人共同喝的。”

姚兰:“你让她抱着孩子,怎么喝这个酒?”

丁力:“这好说,桑巴大叔你过来吧,这个酒少了你可不行啊。”

桑巴大叔从贵宾席上走过来:“丁力,你要我怎么样?”

丁力将桑巴拉到曹顺和丹妮中间:“付哥,给曹顺的老泰山大人看座——“

丁力“大叔,你抱着你的“小外外”,当见证人,这杯“爱心酒”不就等于你们的全家福了么。”

待两对新人各自摆好架势之后,丁力喊道:“喝交心酒现在开始!——”

在众人的一片开心的笑声中,张少飞在赵大队和两位刑警的‘陪同’下从礼堂门外走进来,他站在人群的背后,目睹了眼前这一令他羞愧难言的一幕……

 

尾声——

连队门前的路边上。

罗文、叶凡、肖杨、月华、付国强、豆豆、曹顺、桑巴和丹妮等人迎着那块高悬在横跨路面的“生态园保护区”的匾牌走来,众人伫立在匾牌跟前,凝眸远望那片金黄色的麦田……


主题歌:【 梦中的彩虹 】 骤起———

烟云飞、漫长空

悠悠岁月难忘戈壁情

八百里瀚海潮起又潮落

热血激扬着我们青春的梦。

 

昂起头、挺起胸

青春无悔尽在不言中

人说苦难是动听的故事

里有你、有她也有我的身影。

 

你的梦、我的梦

星光灿烂美好的憧憬

我们讲着瀚海的故事

一同走进梦中的彩虹

啊——

我们讲着瀚海的故事

一同走进梦中的彩虹……

 

歌声中推出以下画面:

镜头一:罗文,叶凡同战士们抢麦收,脱粒入仓的画面;

镜头二:战士们修建新干渠的画面;

镜头三:宏亚丽的音容笑貌;

镜头四:兵团(格尔木 现农垦集团)未来发展的新貌;

镜头五:枸杞子红遍沙包中间的丰收愿景……

字幕:——

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八五年,这支万名山东知青大军,在这八百里瀚海经历了20个春秋的风风雨雨之后,部分知青遵照党中央的指示精神,踏上了返城二次创业之路,部分知青毅然留在了这片令他们难以割舍的土地上,为他们的理想和信念,继续无怨无悔地谱写着人生壮丽的篇章……

 

谨以此献给共和国知青曾经逝去的青春岁月……

      谨以此献给共和国知青曾经逝去的青春岁月……


         2014年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