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军的人生选择---为四哥李军百日祭(外一篇)
[2013-6-28 17:29:50]
浏览次数:[2188]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军的人生选择

                    ---为四哥李军百日祭

  人,富贵是一生,贫贱也是一生;快乐幸福是一生,悲愁哀怨也是一生。想得开,看得透的人,能够安贫乐道、以苦为乐的安度一生。志士仁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闪亮一生。

  人们常说,‘老实人常在’。是什么常在?是平安常在,荣誉常在,还是利益常在?

  我从李军的一生找到的答案是--平安常在。荣誉和老实人不常伴,利益和老实人无缘分。

什么叫老实?吃亏就是老实。不图名不图利,自认吃亏的人,敢于吃亏的人,乐于吃亏的人,就是人们公认的老实人。李军就是这样的老实人。

  李军的人生的道路,看起来风平浪静,顺水行舟。但是,你把他的一生经历和同班学友相比,他的命运就显得有些不济了。在以工人身份度过一生的三两个学友中他是其一;退休后收入不过两千元的三五个学友中有他一位。

  同学们对他的境遇感到惋惜,甚至不平。李军对这样的境遇毫不在意,甚至乐享其果。同学们对李军也没有另眼看待,知其内情的人反倒对他高看一眼。

  李军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出色的好男人。因而,他不乞求得到社会的恩赐,一直沉在底层,过着淡泊名利清心寡欲的草根生活。

  李军的人品出众,思想进步,技术高超,工作积极。让他的人生闪光,证书一筐。他从上学那天起到毕业那天止,一直担当班级干部。他摘下红领巾,就带上了团徽,还没到退团年龄,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英雄辈出,好人成堆的时代,荣誉--不求自有的每时每刻都伴随着他。他是榜样、是旗帜。领导高看他一眼,群众敬重他十分。

  在物欲横行、见利忘义的年头,他被当成永动机、廉价劳动力。领导利用他纯熟的电工技术和劳动成果,却没有给他对等的报酬。群众领受他的帮助,在情感上却显得麻木。

  是什么力量,让李军恪守人生的选择,一意笃行。我作为他亲如同胞兄弟的挚友,从他生前的多次言语中,从他一贯的待人处事上,我看得出来,那是一颗感恩之心的驱使。

  李军在毕业之前,为毕业的去向说了一番让我感动的话。就是这番话,使我与他填上了同样的志愿。

   他当时对我说:“党和国家把我们从小学培养到中专毕业,在每个人的身上要花费两万元人民币,这可是人民的血汗钱呢。现在是我们回报的时候了,我决定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边远农场去。”就这样,我们被分到了十一类地区的深山沟,普潞河口子的兵团一师独立五营。

    李军工作上任劳任怨,不论在农场变电站,还是在省城印刷厂;不管是搞强电管护,还是搞机电维修;不分份内还是份外。只要是领导分配的工作都能圆满的完成任务,没有一回讲过价钱,打过折扣。

    感恩报恩这句话谁都会说,但用近四十年的人生经历,去报效国家对自己十三年的教育和培养,而且无怨无悔,这绝非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我就没有做到,我曾经牢骚不断,我有讨价还价,甚至骂娘。

    李军不仅爱国也爱家,为了和家人团聚,他宁可舍掉自己的前程。知青返程之后,两地分居让他时时牵挂千里之外的妻儿,为爱人的辛劳实感不安。这时,农场机电科科长上调到总局工作,临行前建议调李军到科里主持。农场农机总工程师对李军也很有好感,向组织部推荐李军做副科长。李军婉言谢绝了提拔,第一次对组织和领导说‘不’。他只有一个想法,回到哈尔滨与爱人共同承担奉养老人、抚育儿女的担子。

    李军吃亏就吃在‘牺牲我一个,成全天下人’的志向上。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亏待过任何一个人,没有欺骗过任何一个人 。‘宁可人负我,我绝不负人,’李军做到了。

    李军没有丰厚的资产,没有‘渡河’的积蓄,就是身上的衣冠也很普通。但是他很富有。他有高尚的德行,他有闪亮的名声,他有众多的至信亲朋。

    他虽然走了一百天了,但他依然活在人们的心中。世上还有很多认识他的人为他未得长寿而惋惜,为他在天之灵 祈祷祝颂。

  李军的知青情结

  李军人缘好朋友多。从走出校门的那天起,他结识了知青;从进入兵团的那天起,他走近了知青;从返城的那天起,他融入了知青。所以,他的朋友大多数是知青,伴随在他身边四十年的伴侣也是知青。他的每一步都和知青相关。

  毕业到兵团报到的路上,他遇到了连阴雨,在囊空如洗的困难时刻,是参加一师会议的知青李宏志伸出了援手,让他和同学们到达了目的地。来到连队,他和知青住进了同一个泥木棚屋。他的头一个星期是和知青一样搬砖装卸车。

  在与知青的共同工作和集体生活中,他与知青从相识、相知到相依。顺其自然的在知青中找到了生活伴侣—一个靓丽的哈尔滨姑娘,开始了他幸福的家庭生活。

  李军的爱人孙爱平出生在北京。文革前,跟随到黑龙江新华印刷厂任厂长的父亲来到哈尔滨。她虽然生长在干部家庭,却有着工人子女的勤劳朴实、忠厚善良的平民意识。我们这些老同学都说李军有艳福,有厚福。

  李军的老家在农村,家人常来哈尔滨住上几天。每当此时,孙爱平都会高高兴兴地忙上一阵子。伙食上要改善,逛街市要陪伴,临走了要大包小裹的打点。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当大嫂的分内之事,做好了那是应该应分的,做不好那是失职。每次李军的父母和弟妹都是高兴而来,满意而去。时间长了,家人对孙爱平由最初的仰视地客气,发展成依傍地敬重,后来升华成融合地亲近。

  李军父亲老了的时候,孙爱平把老人接到了家里奉养,一直到老人患癌症病逝。她用不辞辛劳,无微不至地关照,帮李军尽了当晚辈的孝心。同时,也让李军挣足了兄长在弟妹面前的体面,树立起了大哥的风范。

  常言说,在一个成功男人的后面,必然有一个开明女人的支持。在李军的荣誉证书上不知道洒下了多少孙爱平的汗水。

  孙爱平对李军的评价是家里面最省钱,最省事,最有承担的男人。的确,李军是个勤快、干净、技巧的男人,家里的活计没有他不会干的,没有他干不好的,堪称是个家务难不倒。可是,在李军临终前的一个多月里,癌症把这位坚强的汉子撂倒在病床上,吃饭喝水,屙屎屙尿全靠妻子孙爱平和子女帮助。到了七月三十一日,他已经不能自行起坐,一切行动都得由他人代劳了。

  八月六日,三天没有解大手的李军,腹部鼓胀,狂躁不安。按照医生的意见,孙爱平给他打上了两支‘开开露’。在药物的作用下,李军整个下午间歇式地排便,使得房间里的病号难忍奇臭纷纷离去。孙爱平手上粘着便液,依然一面安慰着李军,一面擦拭着粪便。李军七零后的儿媳知青二代武丽丽在一旁打下手,敨洗着屎布。看到婆媳两人不怕脏臭,精心侍奉着病重的李军,我打心眼里感动,感激。我为李军有这样好的爱人,有这样好的儿子、儿媳而羡慕。从这一点上看,李军的晚年虽然短暂,但是很幸运,很幸福。

  李军每天吃饭差不多都是丽丽来喂餐,看到她耐心细致地一举一动,让同室伴护的几个家属误以为他们是父女关系。谈起此事,儿子滨生只好屈从地表示,情愿降至女婿地位。

  当年,从兵团到军马场一直担任李军连队副指导员的知青杨心侠,委派儿媳每天为李军及伴护的家人和亲朋送营养齐全的午饭。

  知青顾柏青在李军患病期间,特从哈尔滨感到大连送偏方,配置中药。

  李军在知青爱的支撑下,含笑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他是幸运的,幸福的。

  李军与知青的情缘未了,情义无价,天地永存。